第0012章&nbp;出手九次

    (一)

    寒山寺,月落湖。

    月光之下,湖面空旷,湖水宁静!

    “展明月,黑烟怪物消失,画舫轻舟出现,本小姐,凭直觉,这一艘画舫轻舟,一定有问题啊,本小姐,想去看看!”

    燕无忧道。

    “燕无忧,燕小姐,那好,本座,那就满足你的好奇心,一起到湖中这一艘画舫轻舟之上一探究竟!”

    魔法高手展明月笑着答道。

    踏水而行!

    魔法高手展明月携着燕无忧,踏水而行,赶到湖中这一艘画舫轻舟之上!

    进入画舫!

    就见轻舟画舫之中,烛光闪烁,一名老僧正抚琴,双目微闭,似乎沉浸其中!

    烛光之下,仔细辨认眼前抚琴高僧的面貌,燕无忧突然发出一声惊呼!

    “苦禅大师,竟然是,苦禅大师!”

    燕无忧惊呼道!

    因为太出乎意料了,燕无忧,甚至不敢相信眼前之景是真实的!

    苦禅大师,一名佛法精深的云游高僧!

    难道说?竟然与寒山寺深夜血案有关?

    “展明月,燕无忧,寒江孤影,江湖故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两位施主,月夜之中,踏水而来,所为何事啊?”

    抚琴老僧道。

    语气温和,脸色平静,继续抚琴!

    “原来是苦禅大师,那,打扰大师深夜抚琴啦,在下展明月,与燕小姐一起追击一名黑烟怪物,追击到月落湖,那一名黑烟怪物跳入水中消失不见!

    听闻琴声悠扬,看见湖中轻舟,所以,到湖中这一艘画舫轻舟之上一探究竟,想不到,苦禅大师,深夜抚琴,扰了大师的雅兴,还请苦禅大师见谅啊!”

    魔法高手展明月道。

    双手合十,表达歉意,很是诚恳!

    (二)

    “苦禅大师,在下,红叶山庄的燕无忧,本次,前来寒山寺,本来就是要拜访大师,一则,求教大师的泼墨山水作画,二则,久闻大师,占星卜卦,风水五行,极其精通,特来请大师算一下姻缘!”

    燕无忧笑着道。

    也学着展明月双手合十,极其虔诚!

    “燕小姐,过奖啦,泼墨山水?占星卜卦?老衲仅仅是,略知一二,还谈不上,极其精通啊!

    不过,既然,在这月夜,在这湖中,与燕小姐一面之缘,老衲,就送给燕小姐,一幅画,一句话!”

    苦禅大师道。

    语气平静,双眼微闭,一种莫测高深的感觉就油然而生!

    “苦禅大师,那,燕无忧就却之不恭、听领受教啦!”

    燕无忧道。

    双手合十,虔诚诚恳!

    苦禅大师从抚琴的红木桌下方,拿出一卷画轴,在红木桌上展开,是一幅泼墨山水画!

    云海天涯,高山流水!

    魔法高手展明月与燕无忧,欣赏把玩,细细观看,一股大气磅礴的泼墨山水画气息,就笼罩住两人!

    该泼墨山水画,其上方,写着几个大字寒山寺全景山水泼墨图!

    另外,其侧部,四行小字,还题诗一首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燕无忧,燕施主,这一幅寒山寺山水泼墨图,是老衲云游到寒山寺,这几日,游览烟寒山,有所感悟,即兴所画!

    既然有缘,作为礼物就送与燕施主,况且,红叶山庄的燕南天燕大侠,也是老衲的多年故友,也请燕施主,向燕大侠问候一声!”

    苦禅大师道。

    脸色平静,双手合十!

    “苦禅大师,那,燕无忧就感谢大师送画之恩,且,在赶回红叶山庄以后,一定会将大师的问候,带给家父的!

    另外,大师,刚刚说,要送给在下一幅画、一句话,那,大师,送给在下的那一句话,请大师明示,在下一定谨记在心!”

    燕无忧问道。

    “燕无忧,燕施主,阁下,要求的姻缘,就在下面一句话语之中万水千山明月下,燕影飞飞江湖情,江山美人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苦禅大师道。

    脸色平静!

    “万水千山明月下,燕影飞飞江湖情,江山美人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大师,是否,还能进一步明示?”

    燕无忧疑惑问道。

    “燕无忧,燕施主,此乃,佛家谶语,天机不可泄露,所以,请施主,用心领会,珍惜珍重吧!”

    苦禅大师道。

    脸色平静!

    “另外,展施主,深夜前来,老衲也送阁下一句嗔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有过执着,放下执着,展施主的前世有过一段未了情缘啊!”

    苦禅大师突然又道!

    脸色依然平静,然后,说出以上意外之言后,闭上双目,沉默不语!

    (三)

    “前世有一段未了情缘?”

    魔法高手展明月听苦禅大师说出到以上“嗔言”,沉思片刻!

    “苦禅大师,在下,也听闻大师,不仅是泼墨山水大家,而且,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剑道宗师,所以,想求教关于剑道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剑意,到底为何物?”

    展明月突然问道!

    语气诚恳!

    针对苦禅大师所提“前世未了情缘”,竟然并未探问,却突然转移话题,探问起“剑道”!

    “展明月,展施主,阁下,本就是,封神江湖罕见的用剑高手,竟然向老衲求教剑道问题,老衲如何承受啊!

    剑道宗师?老衲,更是不敢受领啊,何况,老衲,皈依我佛,已经多年没有用过剑了啊!”

    苦禅大师道。

    当听到展明月称呼其为剑道宗师,竟然让,修为高深的苦禅大师都有些动容了!

    “苦禅大师,在下,也是,听一位久远的剑道前辈所说,应该,不会有错,所以,还请大师不要过谦,替在下解惑,在下,剑气虽强,但是,对何谓剑意,一直领会不到真谛啊!”

    魔法高手展明月坚持问道!

    双手合十,语气虔诚!

    “展明月,展施主,阁下,既然这么执着,那,老衲就在阁下面前班门弄斧啦,依老衲来看,所谓剑意,其层次,是大大高于剑气的啊!

    可谓,一念善,万水千山,一念恶,沧海桑田,达到剑意的最高境界,那,仅一剑,就可以扭转乾坤、毁天灭地的啊!”

    苦禅大师道。

    语气郑重,脸色凝重!

    “苦禅大师,一念善,万水千山,一念恶,沧海桑田?果然,高深,多谢大师答疑解惑,在下一定,谨记在心,那,在下,就不打扰大师抚琴雅兴啦!”

    魔法高手展明月道!

    双手合十,语气虔诚,就要告辞!

    “展明月,展施主,阁下,刚刚说老衲是一名隐藏的剑道宗师,但是,阁下,何尝不是身份隐蔽啊,帝国天字第一号密探,应该是,仅仅是阁下的秘密身份之一啊!

    据老衲了解,阁下,应该是,还有更加隐蔽的多种身份,但是,老衲乃方外之人,不关心这些,今夜,想知道,关于阁下的一件事,还请告知老衲啊!”

    苦禅大师突然道。

    脸色郑重,语气平静!

    “苦禅大师,身份隐蔽?都是江湖传闻,不可尽信啊,大师,请问,想知道关于在下的何事,只要不关乎顶级绝密,在下一定言无不尽!”

    展明月笑着道。

    “展明月,展施主,阁下,身背两柄黑色之剑,一柄叫做封魔黑剑,一柄叫做斩魔飞剑,听闻,阁下,还有一柄隐蔽之剑,据说,称为隐藏暗剑!

    尤其奇怪的是,阁下行走江湖数年,但是,该暗剑,从没有现身,从没有出鞘,更加没有出手!

    还请阁下,告知老衲,是否有这一柄隐蔽之剑存在?又为何,至今,从没有出鞘,从没有出手?”

    苦禅大师问道。

    “苦禅大师,隐蔽之剑?在下确实是有一柄,也称为封魔暗剑,至于为什么,一直没有出鞘,一直没有出手,是因为,该暗剑,是万年之前的一位封神圣人所赠!

    该圣人,告知在下,此剑,剑出必杀,毁天灭地,仅允许,出鞘九次,所以,此剑,是一剑必杀,杀气太重,必须顺应天道,才可以动用这一柄一剑必杀的隐藏暗剑!”

    魔法高手展明月答道!

    语气极其郑重!

    “展明月,展施主,原来如此,老衲本是方外之人,听闻此事,还是颇感好奇,让展施主见笑啦!”

    苦禅大师笑着道。

    “苦禅大师,多谢大师赠画,燕无忧,还有一个不情之请,那就是,久闻大师占星卜卦,极其精通,还请大师,测算一下,刚刚逃走的灵魂体黑烟怪物的方位,以查清凶案,抓捕真凶!”

    燕无忧突然道!

    竟然向苦禅大师提了这样一个要求,这,是不是,让苦禅大师有些勉为其难了啊!

    苦禅大师略微沉默,答道

    “燕无忧,燕施主,查清凶案,抓捕真凶?有帝国头号密探展明月展统领在此,老衲,怎敢卖弄啊,占星卜卦?本就是,江湖之术,难登大雅之堂啊!”

    苦禅大师推辞道。

    “苦禅大师,还请,不要过谦,占星卜卦,奇门遁甲,那可是,极其高深的封神神通,久闻大师,在此领域,浸淫多年,极其精通,声名赫赫!

    山脚下枫叶客栈,在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