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燕长得其实还算不错,腰细屁股大,脸蛋虽然一般,眼睛也不大,但是皮肤却十分的白皙。

    只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打斗,脸庞有些红肿。

    不过依旧难掩她成熟少妇的魅力。

    “当然漂亮了。”徐伟说道,“我估计是他太寂寞了,平时咱们上班忙,关心他太少,所以……。”

    话讲到这里,徐伟再也说不下去了。

    因为霍燕竟然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露出白色的文胸。

    那雪白的鼓包,宛如两只大眼睛,死死地勾住了徐伟的目光,让他震惊地瞪大了双眼。

    她,究竟要干什么?

    “如果你觉得我还不错。”霍燕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他的手,“姐什么都给你。”

    平时两个人在单位,徐伟在办公室里打杂,霍燕是民政所长,接触的时间很多,即便中午吃饭,霍燕都会端着饭盒来办公室吃的。

    所以,两个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以往他们聊天的时候,霍燕总是跟他开一些荤色的玩笑话,因为无论徐伟如何健谈,只要一提到那方面的事儿,他通常都会闭上嘴巴,满脸的羞臊和尴尬,越是这样,霍燕就越得意。

    玩笑话开得多了,霍燕觉得这个小伙子一定是个用情专一的好男人,对他的好感度飙升。

    然而徐伟却不这么想,他只是把霍燕当成朋友。

    “姐,别这样。”徐伟猛地缩回了手,脸色通红,目光转向了别处。

    虽然他大学的时候谈过女朋友,但是时间非常的短暂,并没有突破那一层关系。

    不是对方无意,而是徐伟觉得应该珍惜,要把最美好的事情,留在洞房那一晚。

    这个封建的念头,导致姑娘觉得他很无趣,所以谈了俩月,便分道扬镳了。

    霍燕猛地抱住他,“徐伟,就当帮帮我,好不好?”

    她想报复朱建明,让那个混蛋明白,她霍燕外面也是有人的。

    为了孩子,婚可以不离,大不了这日子就这么过下去,大家各玩各的,但绝对不能在这事儿上落了下风!

    “霍姐,您请自重。”徐伟说完,便匆匆跑到门口。

    “啊。”霍燕轻声叫了一下,随后又断断续续地从喉咙里发出声音来。

    虽然没有经过男女之事,但是徐伟在宿舍朋友的熏染下,也看过几部老师的视频教材,明白她的叫声意味着什么。

    我靠!

    这个女人真是疯了。

    不行,得赶紧离开这里,如果不走的话,徐建明一定会把这笔账算在自己的头上。

    早知道霍燕的胆子有这么大,就不应该管她的破事儿。

    徐伟想走,霍燕却死死抱着他的胳膊,两个人拉扯了好一会儿,徐伟终于挣脱了她,匆匆逃掉。

    霍燕嘴角露出一抹轻笑,她知道朱建明一定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所以觉得这种报复很爽。

    是他不仁在前,现在让他也知道,当王八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样的。

    她以为,朱建明一定会跑到这个房间来,怒气爆棚地揍她一顿,然而过了半个小时,依旧没有反应,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徐伟出了酒店的门,迎面正好遇到朱建明。

    他手里夹着烟,烟头明明灭灭,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哥,你不回家呀?”徐伟说完,忽然意识到,这句话很犯忌讳。

    人家回家干嘛,难道碍了自己的眼不成?

    “你没碰她,对吗?”朱建明目光深邃,嘴角微扬,似乎一眼能把徐伟的一切看穿一般。

    “我希望你们能好好过日子。”徐伟说道,“霍姐人不错。”

    朱建明重重地嘬了一口烟,“她就是一匹野马,我是驯服不了的。”

    “你想要,可以给你。”

    说完,他径直向自己的宝马车走去。

    车灯亮起,随后一溜烟地离开了。

    看着远去的汽车,徐伟心中琢磨,他最后的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明明知道自己和霍燕没有发生什么,却还说出,把她给自己的话。

    难道,他已经默许了霍燕的出轨?

    我靠,这也太刷新三观了吧!

    扭头看了看酒店的门口,徐伟脑海里浮现出霍燕那曼妙的身姿。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他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但是理智终究战胜了欲望,自己绝对不能那么做,他们两口子正在气头上,万一因为自己的乱入,破坏了他们的家庭,那岂不是罪孽深重?

    这一夜,徐伟是在公园的长椅上度过的。

    第二天刚刚蒙蒙亮,便坐了公共汽车,直奔红山镇。

    回到宿舍,他盖上被子,呼呼大睡了一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三点钟了。

    从床上爬起来,肚子饿的难受,他才想起自己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

    食堂里的做饭师傅老刘,是丁长河的远房亲戚,为人刁钻古怪,按道理来说,他的这份差事,除了春节以外,是不会有假期的,毕竟镇政府大院里,周末都有值班的人。

    但是这位爷硬生生给自己安排了个双休,周六日绝对不会来单位。

    徐伟拖着饿惶惶的肚子,向政府对面的小餐馆里走去。

    刚到门口,便看到一辆黑色的破旧桑塔纳轿车停在门口,徐伟并没有在意,毕竟门外沿街的门店很多,或许车主去买东西,临时停在这里,也说不定。

    车窗落下,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冲着徐伟勾了勾手,“小伙子,我问一下,你们单位有个叫徐伟的吗?”

    找自己的?

    徐伟有些懵圈,在齐县除了镇政府这几十个人之外,他并不认识别的人,他们找自己干嘛?

    张了张嘴,他刚要说自己就是,只看到副驾驶位上的那个胖子,脖颈上露出一块刺青龙鳞的纹样来。

    “你们找他有事儿?”徐伟问道。

    驾驶位上的黄毛点了点头,“我们是他的朋友,找他有点事。”

    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这几个家伙,绝非善类,不能报出自己的真实姓名!

    徐伟的眼睛动了动,“我没看到他呀,昨晚上值班,就没有看到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