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时,屋里如火一般的热情,瞬间熄灭,而站在窗户外的徐伟,也吓得打了个冷颤。

    徐伟转过身,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孩,身穿一件大红色的连衣裙,手里挎着一个包,因为天气太热的缘故,脸上淌着香汗。

    徐伟眼珠一动,立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说道,“别喊。”

    他不让喊,那姑娘偏喊。

    “来人啊,快抓小偷。” 姑娘大声叫喊道,“爸,家里来小偷了!”

    我靠!

    这丫头该不会听不懂人话吧!

    “我不是小偷。”徐伟连忙上前几步,来到她的面前,“你听我解释,我刚刚是打算上厕所的。”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来我家上厕所?”姑娘大声质问道。

    “我是……。”徐伟的话还没说完,便看到老楚已经穿好了衣服,打开客厅的门,走了出来,“潇潇,你嚷嚷什么呀,他是镇政府的干部,小徐。”

    楚潇潇这才知道,原来闹了个误会。

    她尴尬地朝着徐伟一笑,“原来是领导呀,是我搞错了。”

    扭头看了一眼客厅,发现李美静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我去上个厕所,肚子有点疼。”徐伟说着,快步向厕所跑去。

    他刚一走,楚潇潇压低声音问老楚,“爸,这镇政府的干部,怎么鬼鬼祟祟的。”

    “喝多了。”老楚应付了一句,转身进了门。

    喝多了?

    楚潇潇心中疑惑,看他的样子,压根就不向喝多的呀。

    摇了摇头,她直接上了二楼。

    从厕所里酝酿了一下情绪,徐伟心中暗想,这下彻底完蛋了,不仅丁长河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现在连村长老楚也得罪了,这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点燃了一支烟,磨蹭了几分钟,他从厕所里出来,此时客厅里电视是打开的,李美静和老楚坐在对面,中间隔着一个长长的茶几。

    而中间还坐着楚潇潇,她已经换了一件黑色的雪纺套裙,头发散乱地披在背后。

    徐伟笑着说道,“李姐,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呀?”

    此时的李美静,恨不得飞出老楚的家。

    她的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怀疑徐伟这小子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如果真被他发现了,会不会到处乱说。

    “走,现在就走。”李美静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两位领导辛苦了,不如再喝会儿茶吧。”老楚说道。

    徐伟笑眯眯地说道,“楚哥为了照顾我们,已经忙了一中午,也该休息一下,我们就不打扰了。”

    “哎呦,客气啦。”老楚乐呵地说道。

    回去的路上,李美静开着车。

    “那个,你……。”徐伟说道。

    “小徐,刚刚在……。”李美静闭上了嘴巴,停顿了几秒,“你先说。”

    徐伟摇了摇头,“还是你先说吧。”

    “你刚刚在老楚家的院子里,干嘛呢?”李美静轻轻咳嗽一声,“怎么楚潇潇还把你当贼了呢。”

    讲到这里,她的脸色微红,整个人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我没干嘛,就是随便看了看。”徐伟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随口说了一句。

    “你都看到啥了?”李美静瞳孔一缩,连忙问了一句。

    徐伟眼皮一翻,十分恶毒地说道,“看到了该看的,也看到了不该看的。”

    嗤。

    一脚刹车,将车停住,李美静满脸震惊之色,“我警告你徐伟,不要乱讲话。”

    我靠!

    她干了那种丑事,竟然还威胁我!

    “我乱讲又能怎么样?”徐伟反问一句。

    “信不信我让人搞死你。”李美静咬着牙,目露凶光。

    徐伟不过是个外地人,在齐县无亲无故,整治他还不是闹着玩一样。

    沉默了几秒,徐伟忽然笑了。

    他掏出手机来,笑嘻嘻地问道,“威胁我是吧?”

    打开刚刚自己的录像,他扬了扬手,“我现在就把你俩的视频,就发到咱们镇政府的工作群里。”

    “我看你还怎么在镇政府上班,哈哈,你猜别人看了之后, 会是什么反映?”

    “你给我删掉!”李美静扑过去,想要把手机抢过了。

    徐伟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恶狠狠地问道,“你不是要弄死我吗?”

    “我警告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否则明天你就是整个齐县,甚至整个江北市,最大的名人!”

    “想想看,你老公看到会怎么样?”

    “你家的老人和孩子看到,又会怎么样?”

    徐伟渐渐的松开了手。

    李美静也冷静了下来。

    怔怔地看了他许久,她终于屈服了。

    她终究是个女人,终究无法跟道德和世俗抗衡。

    “弟弟,你别冲动,我错了。”李美静低声哀求道,“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全都答应你。”

    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个来回,徐伟眉毛一挑,“我想让你向伺候老楚那样,也伺候伺候我。”

    李美静六神无主的眼睛一通乱晃,忽然,她看向了路边的一大片树林。

    启动了汽车,直接将车开进了树林深处。

    “脱。”徐伟的牙缝里,蹦出一个字来。

    “啊?”李美静吓了一跳,万万没有想到,徐伟这个家伙,竟然如此直白!

    她看了看左右,难为情地说道,“这里,好像不合适吧。”

    “我让你脱!”徐伟再次说道。

    咬了咬牙,李美静颤抖着手,慢慢地一颗颗解开纽扣。

    每解开一颗,心里的屈辱就增加一分。

    胆怯地瞥了一眼,如双目如狼一般的徐伟,等着他的宣判。

    “能不能利落点。”徐伟说道。

    李美静咬着牙,把所有的纽扣解开。

    当最后的隐秘彻底暴露,一切袒露之后,她觉得自己不如死掉算了。

    徐伟猛地翻身,朝着她扑了过去。

    “啊!”李美静震惊的脸上,瞬间变红,她死死地抓住徐伟的手,哀求地吐出两个字,“不要。”

    不要?

    此时岂能由她说了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