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发被丁长河给骂了?

    如果这是真的,那岂不是充分说明,丁长河对马大发处理昨晚上的事情,十分的不满?

    这可真是件让人头痛的事儿。

    看来需要听听林家姐妹,究竟得到了什么消息,才能做出判断来。

    “稍等,马上就到。”徐伟说完,挂了电话。

    此时的林家姐妹,坐在林小霜的房间里。

    “小霜,徐伟这人不错,你一定要用尽各种办法,把她留在你的身边。”林小雪低声说道,林小霜脸色一红,心中暗想,我都已经那么主动了,难道还不够?

    难道非要自己把他生生扑倒才行?

    “我的事情,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林小霜说着,调整了一下坐姿,微微将后背对着姐姐。

    林小雪叹了口气,妹妹的长相太漂亮,上门提亲的人不少,可是她觉得,自己嫁的男人不如意,如果再不给妹妹挑选一个好丈夫,不把妹妹照顾好,怎么能对得起去世的父母?

    可是这事儿,还得他们两个沟通才行,外人再怎么着急,也用不上劲儿!

    正在这个时候,徐伟走了进来,气喘吁吁地问道,“你们怎么知道,丁长河把马大发骂了一顿的?”

    “刚刚张大磊跟乡镇的几个领导,在二楼吃饭呢,我上菜的时候,听到了一耳朵。”林小雪秀眉紧蹙,“徐伟,昨天的事儿,不会发生什么变故吧?”

    她担心的是,万一丁长河把那几个家伙放走的话,他们会不会回来报复。

    徐伟陷入了沉思,既然已经做了笔录,并且还让那几个家伙在派出所蹲了一夜,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只可惜,自己这一整天都在马圈村,镇政府里发生了什么事儿,自己一无所知。

    “回头我去打听一下,看看是不是能得到有用的消息。”徐伟说道。

    其实,他很想问问林小雪,既然都已经听到张大磊他们谈论此事,为什么没有再多听一点。

    转念又一想,或许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丁长河为什么会突然把马大发骂一顿。

    想到这里,他站起身来,“那我回去了。”

    “别走啊。”林小雪看了一眼妹妹,随后一把抓住他的衣袖,“你们两个好好聊聊,我先下去照顾一下生意。”

    说完,她给了林小霜一个眼神,提醒她一定要抓住机会,然后便匆匆出门而去。

    气氛顿时尴尬下来,徐伟咳嗽一声,“我今天挺忙的,也没有回你的消息。”

    林小霜低着头,一言不发,只是脸色通红,心里紧张到了极点。

    “你今天累吗?”徐伟问道。

    点了点头,她依旧没有说话。

    接下来,徐伟又问了几个问题,林小雪除了点头和摇头之外,一句话也没说。

    见她并没和自己聊下去的意思,徐伟说道,“那你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可是刚刚走到门口,林小霜猛地从床上起来,一个箭步冲上去,从后面抱住了他。

    顿时,两个人的脑袋同时一片空白。

    林小霜紧紧皱着眉头,将头死死贴在徐伟的后背上。

    刚刚酝酿情绪的时候,心里紧张的无以复加,当真的走出这一步的时候,她的内心里忽然前所未有的踏实。

    难道,这就是他给自己的力量吗?

    徐伟的心一阵小鹿乱撞,他能嗅得到林小霜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儿,那清馨的味道,让他有些迷乱。

    这个丫头也太大胆了吧,难道她是吃定了自己?

    今天发生的一切,已经改变了徐伟心里的一些观念,尤其是见到老楚和李美静翻滚时候的情景。

    那香艳的场面,再次浮现他的脑海里。

    林小霜的容貌远非李美静可比的,扭头瞥了一眼身材娇弱的她,徐伟压抑着心底里的冲动。

    “小霜,先不要这样,我们先谈谈吧。”

    这句话,顿时让林小霜的心咯噔一下。

    难道,他要拒绝自己?

    松开了手,林小霜眼神怯怯地盯着他,“你不喜欢我?”

    “不是。”徐伟说道。

    林小霜的眼神,顿时泛起了一丝亮光,他否认,那就是喜欢了。

    看来,自己的主动,终于换回来想要的结果呢。

    叹了口气,徐伟低声说道,“小霜,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我得罪了丁长河。”

    “昨天那几个家伙,是奔着我来的,你大概也看出来一点端倪的。”

    “所以,我现在如果和你在一起的话,是对你的不负责任。”苦笑了一下,徐伟继续说道,“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渡过这次难关,又怎么能连累你呢?”

    “你的心意我已经明白了,假如我们有缘分,那就过了这段时间,咱们再聊你看好不好?”

    林小霜已经被他的一番话,彻底惊呆。

    没有想到,徐伟竟然得罪了二师兄,那他以后在红山镇的处境,应该相当的艰难。

    她很想说,自己不在乎的。

    可是自己能不在乎,但姐姐和姐夫的生意呢?

    平时镇政府招待客人,会经常来她家餐馆的,如果因为自己和徐伟的关系,连累了姐姐,她内心不安,所以话到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微微一笑,徐伟转身而去。

    出了门,他直接去了派出所。

    朱元是个协警,当了两年兵退伍之后,找了这么个工作。

    他家虽然是齐县的,但距离红山镇比较远,所以晚上也是住在这里,只有周末休息的时候,才会回家的。

    见徐伟进门,躺在床上的朱元,立刻坐了起来,“徐哥,快坐。”

    坐下之后,徐伟掏出烟来,递给了他一支,又抽出一支塞进自己的嘴巴里,点燃了之后,徐伟问道,“马指导呢,是不是回家了?”

    朱元一怔,随后摇了摇头,“心情不爽,喝了点酒,正在自己屋子里睡觉呢。”

    “马指导心宽体胖的,怎么还会有心情不爽的时候呢。”徐伟嘬了一口烟,“平时他总是乐呵呵的,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呀。”

    “还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的那几个家伙。”朱元好弹了弹烟灰儿,又担心烟灰弹进了鞋子里,看了看地面,随后又说道,“那几个家伙,和丁书记有点关系,今天老马被丁书记狠狠地骂了一顿,然后让派出所把人放了。”

    我靠!

    居然放了!

    徐伟瞪大眼睛,不敢置信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