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进行几分钟,自动机兵已经不堪重负,破损的身体发出嗡嗡的声音,却被台下愈发激烈的欢呼声所掩盖。

    不知不觉间,三月七说话的音量已经提高许多。

    “我们要不要提前下去啊。”她喊道。

    “怎么了?”

    “台下现在全是丹恒粉丝啊!”三月七说,“一会铁定要围上来的,我们这会不跑,一会就跑不掉了!”

    “你说的对!”穹说。

    二人狗狗祟祟地站起身,弯着腰打算溜出去,穹还没有忘记他们吸引地火注意力的目标,四处张望,查看有无可疑人员,一转头,顿时僵立在原地。

    走在他身后的三月七也一同停下,疑惑地看向穹的目光停留的方向。

    在视线尽头,是来自丹恒的注视。

    哦,忘了丹恒他听力挺好的。

    刚才他俩说的话都听见去了吧。

    肯定是这样吧。

    真不亏是你啊,丹恒老师。

    “我们俩刚才为什么要上来。”三月七蹲在角落里问穹。

    “因为我们担心丹恒是不是受伤了。”穹说。

    对于接连的翻车,两人已经习以为常,此时脸上平静得如同临死前的宁静。

    丹恒身上佩戴的古代遗器防御词条很少,是个脆皮。

    “那我们刚才为什么没下去?”三月七又问。

    “他俩开打太快了,裁判溜得比较快,我们蹲得也比较快,他就把我们拉这了。”

    主要的原因是他俩想近距离看小青龙打架。

    那可是小青龙打架诶。

    “对了,三月,你刚刚有拍照吗?”

    “当然。”三月点点头。

    “等之后拿给丹恒看。”穹神色坚定道,“为了我们的生命安全,削弱一下他的怒气buff。”

    “这种减攻的技能对友方能生效吗?”三月七面如死灰。

    “现实世界又不是游戏。”穹说,“不然的话,丹恒也不能攻击我们啊。”

    “也是。”丹恒说。“看来你们现在心情不错。”

    “也没有。”三月七说到一半,愣愣地抬起头,没来得及跟丹恒道歉,眼睛直直对上台下无数刺眼明亮的闪光灯。

    她抬起手臂去遮挡光线,耳边响起同伴关心的询问声,又在转瞬间就被台下海啸般的欢呼淹没。

    “记得跑!”

    在海浪之中,只有这一声干脆清晰。

    *

    “他?”桑博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边,随意地翻看着今日的报纸,“还有点事情,今天就不来了。”

    虎克站在诊所门口,望着漆黑一片的街道尽头,像在等什么人。

    孩子们围绕在桑博身旁,手里都攥着信纸,神色失望。

    往日一出现就能成为他们实现中心的甜饼却无人在意。

    地下从事采矿的居民很多,一家人全都在矿场上工作的也不在少数,但是矿场工作繁忙,如果把孩子也带上,没有人照顾他们,很容易发生危险。

    无暇顾及孩子的父母就把孩子们托付给了娜塔莎。

    因此,除了病人,诊所里还有很多孩子。

    平日里,他们就帮娜塔莎一起照顾病人。

    至于孩子们的父母,有的一两个月也不来一次,有的隔三差五就会到诊所里来看孩子,例如虎克的老爹,他不仅会给孩子们带食物,还会给几个月没有见父母的孩子讲讲他们父母的近况,帮孩子们把写的信件交给父母。

    不止是虎克,孩子们都很期待老爹的到来。

    就在几十分钟前,他们还兴奋地聚在一起,难得主动地像克里斯请教语法和拼写问题,就是为了在信里展现出最好最乖的自己,赢得信那头父母的喜爱。

    可是如今,老爹没来,就没有人送信了。

    “真的吗?”有人不甘心,再次询问桑博,“叔叔,虎克的老爹今天真的不来吗?”

    “有人叫我帮他给你们带话。”桑博伸手指向桌上一袋子冷掉的饼,“顺便给你们送个东西。”

    饶是桑博这样的厚脸皮也难以承受,被一群孩子盯着,他抖抖报纸,又安慰似地补充了一句:“他好好的呢,就是今天比较忙,过两天才能回来。”

    托桑博带话的人没说这个,这是桑博自己补的。

    虽然桑博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是他一没也没说具体是几天,二来,就算那个人真出了问题,那也跟桑博没关系。

    哄孩子嘛,说什么不是哄。

    不远处,得知虎克老爹没按时到来,克里斯本就因为受伤毫无血色的脸更加煞白。

    旁边好友安德烈见状,拽了拽他没受伤的那只手臂,低声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如果我们有能力处理那种事情,你至于到现在都不敢跟莉丝表白吗?”

    安德烈继续说道:“我都不知道你脑子里是怎么想的,好好在镇子上当个老师多好,非要去矿上,现在好了,没挣到钱不说,连受伤都不敢告诉你弟。”

    听见莉丝和弟弟,克里斯像是想起什么,脸上浮现出更深的纠结。

    “你......”好友安德烈见状欲言又止,最后叹了口气,“就当时为了你弟弟和莉丝,你现在好好养伤,什么都别干。”

    “老师,老师。”突然出现的小孩提米打断了二人间的谈话。

    克里斯和好友各自收敛神色,装作无事发生。

    克里斯问道:“怎么了?”

    提米早就习惯了父母不能陪伴在身边的生活,就算今晚送信的期待落空,提米也很快调整好心情,趁着小伙伴们都在难过,抓住时机来到克里斯老师身边,想让对方帮忙修改信件。

    他举起手里的信,兴冲冲道:“你看,你看,我在信里面画了只鸽子!”

    克里斯疑惑地接过信纸,“鸽子?”

    那是什么?

    克里斯老师一搭话,提米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来。

    等到他说的心满意足了,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溜溜地盯着克里斯,“老师,你说爸爸妈妈会喜欢吗?他们看到信,会不会夸我聪明。”

    克里斯拽着手里的信,呆呆地看着提米,直到发现他异常的好友暗中扯了扯他,克里斯才如梦初醒,“会,他们会的。”

    虎克不知何时回到了诊所,掀开棉布帘子,闷闷不了对魈道歉,“大哥哥,虎克不能照顾你了。”

    “虎克要去找老爹。”

章节目录

南笙文学网 我的悟性爆炸了免费阅读 生活系的真实玩家第六旋律 [快穿]被黑化大佬占有 百花阅读 浩瀚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快乐文学 美妙文学 转职成为女大枪的我姓斯塔克?最新章节 太子宠婢日常笔趣阁 璃安小说网 我在枉死城上班的日子奈何笑忘川 两界:从关公像睁眼开始txt下载 只有我没飞升吗?国王陛下 神话时代:我用模拟成为诸界之主txt下载 从笑傲开始的异能诸天时代最新章节 仙子,可愿与我论道起点中文网 游戏降临诸天万界最新章节 奥特:超级机师全文阅读 普罗之主最新章节 明日拜堂全文阅读 向地狱进发全文阅读 房间里的副本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