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洛伯格下城区,娜塔莎医生的诊所迎来几位不速之客。

    对于桑博随意将上层区人带到地下还放任他们乱跑的行为,娜塔莎医生很不满意。

    然而事已至此,把他们送回地上一时半会是做不到了,娜塔莎就只能要求桑博把这五个人,尤其是那个银鬃铁卫的姑娘给看好了,别让他们在底下搞出乱子,也别扔地火注意到他们。

    “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多管闲事了?”娜塔莎低头查看着昏迷中的魈,不解地询桑博,“把自己往上层区的事里面牵扯,这种事可不像你的作风。”

    “他们,哎,也算是帮了我吧。”桑博无奈耸肩感慨,“人情啊,我总不能看着恩人们在上层区被银鬃铁卫抓起来吧。”

    “自己被抓多了所以同病相怜?”娜塔莎说。

    “你真会开玩笑。”桑博讪笑。

    “我没开玩笑。”她说,“不怕因为他们把地火惹了吗?那姑娘可是银鬃铁卫,地火最不欢迎这种地上的人。”

    “谁知道呢?不过,地火说不定马上要感谢我了呢。”桑博神秘兮兮地说道。

    “你又干了什么?”娜塔莎转身,怀疑地看着桑博。

    “秘密。”桑博得意洋洋,“总之呢,不是坏事。”

    “你是说......”娜塔莎检查着魈的伤势,正要接着询问桑博,却突然皱眉沉默。

    她迟疑地看看魈,又看看不远处的穹,问桑博:“这孩子的伤,确定是你那烟雾弹造成的?”

    对比起另一位正在呼呼大睡的伤员,魈的状态可不算多好。

    “那还能是因为别的原因吗?”桑博一副自己也不是很确定的样子,揣摩着附和娜塔莎:“也说不准,可能是他在上层区遇到什么事儿了。”

    “算了。”见桑博不肯说实话,娜塔莎身为普普通通的医生,没有兴趣参与他们闹腾来闹腾去的事情,不再询问原因,“你记得把他的医药费付了就行。”

    “桑博。”医生严肃告诫桑博,“费用可不便宜。”

    二人心照不宣地对视,桑博老老实实点头,“大姐头,我还能少了你的吗?有什么要求你只管提就是了。”

    娜塔莎满意地点点头,将病历本放在一边,“你先照顾好他们,我去取药。”

    不久后,素白棉布帘间隔出一片能容纳几人的隔间,昏黄灯光黯淡,撒在白色干净的被子上,弥漫着一股安宁困倦的氛围。

    被子陈旧,却仍然散发着洗衣液的清香,甘菊气息恬静,在小小的空间里扩散,将苦涩的药味遮盖。

    刚从昏睡中醒来的穹精神状态良好,弯腰坐在床边的木椅上,大马金刀,手支着下巴,一脸严肃,像在思考什么问题。

    在他身后,桑博双手抱胸,姿态随意地斜倚墙壁,丝毫不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有什么不对。

    穹率先打破了两人间莫名的沉默,态度友好地向新朋友桑博说出自己的积攒许久的疑惑,“我说你怎么还在这呆着?我们很熟吗?”

    对于这份来自穹的亲切关心,桑博也显得十分感动,激动道:“我们不是好兄弟吗?”

    穹被桑博的回答深深触动,他没有回头,手臂指向大门,“哦,那你去把医药费付了,没事就走。”

    桑博连连认同:“有什么话好好说嘛。你说你,谈钱干什么,多伤感情。”

    “呵。”

    先前差点被银鬃铁卫当成桑博同伙抓起来,如今又被桑博带到地下,这短短一两天的经历让穹深刻明白,这个笑嘻嘻的家伙就是个不靠谱的乐子人,只要他乐意,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从桑博嘴里说出来的话,十句里面有一句是真的就不错。

    那一句真话可能还是说了一半,故意用来误导人的。

    这样一个随时随地就想坑人的家伙,却在被铁卫抓走以后,又悄无声息地在列车组陷入困境的时候出现,积极地提供帮助。

    只是单纯好心?

    信桑博是个好人,还不如信他就是阿基维利转世。

    阿哈听了都夸有乐子。

    哎。

    苏醒不过一个多月的穹在心中忍不住叹气。

    人心复杂啊。

    有了桑博这种心脏病晚期乐子人的衬托,只是冷漠一点、话少一点的魈,就显得格外可爱了。

    虽然魈来历不明,但是在星穹列车这个温暖的大家庭里,神秘身份属于小辈们的出场就自带的基础buff。

    星河辽阔繁华,要是没有一段就着一壶酒一盏灯就能说一个晚上的神秘过往,自称无名客的时候,笑声都要少几份潇洒。

    列车组三人一致同意,只要魈没主动拒绝跟他们一起行动,他们多带一个人也无妨。

    多一个战斗力多一份力量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魈外表上看就是个小孩,来还对星核一无所知,就这么把他丢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也不像话。

    看,这孩子不仅突然昏倒,现在还疑似被桑博给盯上了。若是列车组没捎带着一点,现在被桑博给拐到哪了都不知道。

    为了新加入的小伙伴的人身安全,他可得提防着点桑博。

    穹回头,挡住桑博看向魈的视线,“你来这的目的是他?”

    桑博一脸疑惑,“这位不是你们的同伴吗?我跟他可不熟啊。”

    穹好心地提醒桑博,“就是因为他,你才被银鬃铁卫抓走的。”

    桑博无所谓地耸耸肩,“你想说我是想报复他?干这种事又没信用点赚。”

    穹一愣,觉得桑博说得有道理,但他又确实直觉桑博这个人不对劲。

    面对桑博,穹向来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知道,只是自己现在找不到直接的证据而已。

    “你想怀疑我就怀疑吧。”桑博叹了口气,因为被误解,委屈得很,“我带你们去贝洛伯格,等你们被银鬃铁卫盯上,又冒着风险越狱,把你们带到地下来,都是我不对,是我心怀不轨。”

    “你说的有道理。”穹点点头,真诚赶人,“那你留在这做什么?如果没有别的事,你就走。”

    “老桑博只是关心这位。”桑博耸肩,“你又开始怀疑我了。再说了,是娜塔莎让我来的。我不过是受医生委托而已。”

    怎么可能是因为他盯上魈了呢?

    没有的事。

    两人说话间,帘子突然被人拉开,三月七扶着旁边的柜子一个急刹车,大气还没喘匀,看见桑博,顿时一惊,“你怎么在这?!”

    “说,你把丹恒骗哪去了!”

    三月七醒来的时候,丹恒就已经不见了,门口的孩子们说是桑博带走了丹恒。

    三月七问他们桑博把丹恒带去哪了,孩子们却不肯说,非要三月七跟他们玩捉迷藏。

    在努力半个小时无果后,三月七果断决定回来找同伴求助。

    没想到,竟然让她发现了桑博。

    桑博听见三月七的质问,表情更无辜了,“我推荐他去搏击俱乐部了。”

    “不是你们说要找星核吗?这地下能知道一点关于星核消息的,也就‘地火’一个了。地火的人哪有那么好见,我这是在尽力帮你们找跟地火接上线的办法而已。”

    “要知道,在搏击俱乐部里打出名声,自然会有地火的人来试探你们。”

    “你们要是不相信,大可以现在就去俱乐部里找你们的同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