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哥,别站着了。”虎克说,“你还受着伤呢。”

    “我并无大碍,待会就会离开。”魈说,“还要麻烦你告诉那几人一声,至于治疗费用......我之后会给。”

    “别啊。”虎克赶忙拉住魈,可怜兮兮道:“要是让老太婆知道我随便把她的病人放走了,她会骂死我的。”

    虎克小声抱怨:“她生气的时候,真的特别特别可怕。”

    “大哥哥,你不会忍心让虎克挨骂吧。”

    她说:“就算是为了可怜的虎克,你也在这呆一晚上嘛。”

    面对小姑娘的请求,冷漠的少年仙人一言不发,表情冷漠,两人就这么沉默地对视着。

    “.......行。”魈冷淡道。

    “好耶!”虎克松了口气,露出开心的笑容。

    “我老爹做的糖饼可好吃了。”虎克一边说着,把魈推回床上,顺便熟练地帮他掖好被子,在娜塔莎的诊所里待久了,虎克和她的小伙伴们对照顾病人都得心应手。

    每个小伙伴都知道,在面对这种明明生着病却不愿意好好休息养病、非要出院的病人的时候,装可怜就格外好用。

    就算这些人去找娜塔莎告状,说虎克在背后讲她坏话,最后会被娜塔莎教训的,也是不听话的病人,而不是聪慧的漆黑的虎克大人。

    自觉又做了一件大事的虎克压下想要翘起的嘴角,深藏功与名,装作无视发生,对魈说:“你躺好休息,听我跟你说就好。”

    她兴致勃勃地跟魈说老爹是如何炼制金黄金黄的焦蜂糖糖浆,混杂着麦芽的糖浆闻起来是多么香甜,在刚刚凝固还冒着热气的时候一口咬上去,热度和甜度都刚刚好,就是世界上第三幸福的事情。

    第二幸福是把糖浆撒在松软的千层饼上,等糖浆渗透到每一层,一口下去,又松又软。

    至于第一幸福的事情。

    就是在一个像这个,吹一口气都是白雾的晚上,跟好久不见的老爹一起蹲在诊所门口,等娜塔莎把刚刚热好的甜饼分给每个人,然后他们一起咬下去,被烫到嘴,大口地呼出大片大片的白雾。

    虎克本来是想着靠糖饼吸引一下魈的注意力,说着说着她也开始期待起来。

    “我都十几天没见到老爹啦。”她坐在椅子上,够不到地的腿在半空晃晃悠悠,时不时踢到铁质的床腿。

    虎克眼睛亮晶晶地跟魈说:“老爹每次回来,都要给我带礼物的,也不知道这次是什么。”

    虎克说着看看挂在墙上的表,自言自语道:“也不知老爹今天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虎克说着说着,发现魈一直都没有搭话,担心道:“大哥哥你还是不舒服吗?”

    魈摇摇头。

    虎克说:“大哥哥你真坚强,我就不行,我生病的时候,就会难受得只想躺在床上睡一大觉,就算是老爹叫我吃饭,也一点都不想动。”

    “无碍。”魈说。

    虎克像是打定了注意要跟魈搭话,继续问道:“你是怎么受伤的?很疼吧。”

    “没什么。”

    星核意志之所以没有强行夺取的魈的身体,就是因为这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对夺取身体信心十足的星核意志早就将魈的身体看做是自己的所有物,有更加稳妥伤害更小的办法,便没有选择强行夺取。

    只是祂后来被桑博挑衅的话语激怒,失去了理智,才会选择强行夺取。

    那时的魈只能勉强地抵抗星核意志的侵蚀,但是果断地选择切断与世界的联系,这是魈在做出选择的那一刻之前从未想过的。

    若不是潜意识却在不断地提醒魈这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他根本无法相信。

    好在选择得够迅速,魈并未被星核泄漏出的力量污染多少。但是魈也感觉到,自己并未脱离星核的掌控。

    只是不知为何,此时星核像是陷入了沉睡一般,没有第一时间出来叫嚣。

    “真的没问题吗?”虎克仔细地看着魈,对这位鼹鼠党预备队员的身体健康十分关心。

    “大哥哥,你不要受了伤不说出来啊。”虎克苦口婆心地劝告,“我这在可见多啦,好多人明明都生了很重的病,医生怎么问都说自己没事,结果耽误了治疗,最后花的钱更多了。”

    “生病受伤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嗯,虎克你说的没错。”娜塔莎的声音传来。

    虎克飞快地扭头,跳下椅子,高兴地跑向娜塔莎,语速飞快地问道:“是不是老爹来了?”

    “没有呢。”娜塔莎揉揉她的脑袋,“我来给他送药,如果你老爹来了,我肯定马上就告诉你。”

    虎克掀开帘子,眼巴巴地望向诊所大门。

    窗户外面已经漆黑一片,可是紧闭的大门并没有要打开的迹象。

    虎克像只落了水的小鸡仔,失望地耷拉着脑袋缓缓走回来,一言不发地跳上凳子。

    娜塔莎失笑,转而看向魈:“这是你的药,记得按时服用。”

    魈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知道这样的伤势完全可以依靠夜叉的自愈能缓解。

    况且这个药师的铺子看起来并不算大,他没有必要浪费对方的药。

    魈刚想拒绝,就见娜塔莎眯眯眼,笑道:“为了这个伤心的小朋友,你也得好好吃药吧。”

    魈一愣。

    正在郁闷的虎克听见两人的对话,也看向魈。

    “好。”魈低声答应。

    “等大哥哥你好了,我就和鼹鼠党的大家带你在下城区冒险。”虎克高兴起来。

    “虎克。”娜塔莎警告。

    漆黑的虎克大人勇敢地反抗老太婆势力,“我保证不乱跑嘛!”

    娜塔莎通知她,“我跟克里斯谈好了,正好他腿受伤了要修养没事做,可以教你们几个语法基础。”

    “克里斯?”虎克兴致勃勃询问,“他跟雅宁小姐表白成功了吗?”

    “你该叫他克里斯老师。”娜塔莎纠正。

    “克里斯都没说什么。”虎克小声反驳。

    看着娜塔莎越来越严肃的表情,她赶忙道:“好好好!克里斯老师。”

    隔间外的克里斯疑惑道:“虎克?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在娜塔莎神情的压迫下,虎克撇撇嘴,把八卦的话收回去,老实道:“请你吃老爹的甜饼!”

    “好咧。”名叫克里斯的青年高兴地答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