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鸾走到宫门口,一回头,便看见父亲好像在无声地哭泣。

    她刚刚停止的泪意,再次涌现上来。

    她捂着唇瓣,低声哽咽。

    堂堂南储先帝亲封的镇国将军,这么多年在沙场浴血奋战,受过那么多次伤,流过那么多次血,从未掉过一滴眼泪。

    如今他却为了自己这个不争气不听话的女儿哭了。

    云鸾只觉得,满心都是愧疚。

    父亲,父亲,以后她绝对不会再让他失望,再让他伤心。

    她要做一个,让他觉得骄傲的好女儿。

    北风吹起,一股股冷风,朝着云鸾的身上吹。

    云鸾刚刚清醒的脑袋,又不禁产生几分眩晕。

    云慎脱下披风,搭在了她的身上:“走,大哥带你回家。”

    谁知,他们还没来得及离开宫门,便看见宫外有一个士兵,骑着骏马疾驰冲过宫门。

    他手里拿着令牌,扬声大喝:“紧急军情,八百里加急……”

    门口的侍卫,纷纷退至一旁,云慎拉着云鸾,退到了宫墙下。

    那打马的士兵,骑着骏马疾驰入宫。

    云鸾抬头,看着那士兵与骏马的身影,消失在长长的甬道内。

    在前世这个时候,边境是传来了敌国进犯的军情。

    之后皇上下旨,封父亲为统帅,睿王为副将,一同赶赴战场,赐婚圣旨当场便颁发,九万云家军对睿王放松警惕,每个人都将他当做是自己人看待。

    也正因为如此,睿王成功潜入云家军内部,获取一部分人的信赖,暗暗策反了父亲的一些心腹。

    如今,父亲不会在金銮殿上求赐婚圣旨,那么睿王也就没有理由以云家女婿身份,去接触父亲的心腹策反他们。

    父亲和睿王不是翁婿关系,那么他也不必忌讳睿王,听从他的号令行事。

    赐婚圣旨的改变,可以说很大程度改动了睿王的第一步计划,第一步一旦没有落实,他接下来肯定还有其他的动作。

    那么,他的其他计划会是什么呢?

    云鸾闭上眼睛,将前世的事情一一回忆一遍。

    越想,她的脸色越加惨白。

    她想起来了,这一天也是尹白莲卖身葬母的日子。

    尹白莲借机进入将军府,这绝不是一个巧合,她绝对是睿王的另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必须是尹白莲成功入了将军府,才能实施的。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要阻止尹白莲入府,阻碍睿王的进一步发展。

    云鸾猛然睁开了眼睛,那一双眼眸刹那间潋滟璀璨至极。

    坐着马车掠过街头时,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跪着一个身穿粗麻布衣可怜楚楚的女子。

    她的身边,躺着一个满脸惨白,已然断气的老妇人。

    女子的右手边,放着一块粗布帕子,帕子上写着卖身葬母。

    云鸾挑开车帘,往人群里看去,她的眼底,掠过几分晦暗。

    尹白莲……她握紧了拳头,让车夫停下,她靠在窗口,目光冰冷地凝着尹白莲。

    滔天的恨意,犹如浪潮一波波袭来。

    前世,尹白莲入将军府后,很快便讨得了母亲的欢心,母亲认她为义女,对她视如己出。

    可尹白莲,非但没有感念云家的好,她暗中利用将军府的势力,为睿王谋事。

    在睿王的计策成功后,她是第一个对云家落井下石的人。

    母亲更是她亲手逼死,逼着跳入府内的那口古井的。

    或许,从一开始,云家就是睿王的棋子,尹白莲才会如此践踏云家对她的真心。

    云鸾的眼眸,满是腥红。

    这时候的尹白莲,是刻意遮掩去了她的绝色容颜,她故意弄了很多的泥巴沙土,抹在自己的脸上,她甚至还在脸上易容了几个暗红色的胎记。

    正因为这样的伪装,让旁人看不清她的容貌,所以才没人敢擅自上前多管闲事。

    从古至今,人都是比较看重外貌的。

    这大户人家的主子,就算是买奴婢,也不愿买个面容丑陋的回去。

    正是有了这样的盘算,尹白莲才能跪在街头许久,都没人上前将她买回家,她也有了等待云鸾到来的机会。

    一步步,萧玄睿算得很精准,几乎是算无遗策,拼着十分把握要将尹白莲送入将军府。

    将军府向来守卫森严,陌生人绝不允许进入将军府半步。

    这些年,不是没人心机叵测的塞人入将军府。

    刘氏是个眼里揉不进沙子的人,在她管理下的将军府,可谓是苍蝇都难飞进去。

    将军府的下人几乎都是家生子,都是服侍多年的老人,十多年都不曾添加一个新人入府。

    正因为这样,萧玄睿才想了这个法子,塞尹白莲入府。

    萧玄睿与尹白莲,他们两个从一开始便是认识的——

    他们从始至终,都将云府众人耍得团团转。

    一想到这里,云鸾心里的恨意,根本就压不住。

    她恨不得现在就将尹白莲给吞吃入腹。

    云鸾眼底,闪烁着幽光。

    云府马车在尹白莲眼前,缓缓的行驶而过——

    尹白莲瞥了一眼,她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疯了似的跑到了云府马车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贵人,求你帮帮我吧,我真的走投无路了。”

    “求你可怜可怜我,买了我让我好好安葬我娘吧。你的救命之恩,我定会涌泉相报……”

    云慎蹙眉,挑起了车帘,看向外面跪着的孤苦女子。

    他刚要说什么,却见云鸾冲他摇头。

    她按住云慎的胳膊,让他不要出声。

    云鸾缓缓地挑开车帘,透过缝隙,居高临下地望着披着羊皮装成小绵羊的尹白莲。

    “大街上那么多人,你为何只拦着我的马车?向我求救?”

    围观的众人一看,居然是云四小姐,他们纷纷带有一种看好戏的兴味。

    这云四小姐,是云府一个特别另类的存在。

    云家的其他人,无论男女个个都是文武双全,是南储少有的英杰。

    先不说云家那大公子二公子,年纪轻轻就跟着镇国将军南征北战,立下不少战功。

    单说那云三小姐,从十岁起便跟着镇国将军上阵杀敌。

    同是女儿,云三小姐可是南储少有的巾帼英雄,而云四小姐呢,在南储则是出了名的草包。

    若说这草包,包到了什么地步呢?那是文不成武不就,就是个二愣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