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赟满眼都是困惑,有些不解地问道:“王爷,你不觉得云四小姐这几日特别奇怪吗?倒好像,我们是仇人似的。”

    云四小姐以前,是多么痴恋王爷啊,怎么可能说翻脸就翻脸了呢?

    这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萧玄睿沉着脸,没有应答,他一双眼眸凌厉至极,死死地盯着云鸾的身影。

    “早晚有一天,本王会让她跪在本王的面前,苦苦哀求本王,让本王看她一眼的。”

    等到云家落败了,呵,他倒是不介意,收了云鸾当个通房。

    她别的没有,姿色倒是不差的。

    权当养个小宠物,闲来没事的把玩一下就是。

    ——

    云鸾很快便在众多士兵中间,找到了大哥的身影。

    她眼眸一亮,立即驱马上前:“大哥……”

    云慎回头,一看是云鸾来了,他的脸色当即便一变,他立即凑到她面前,神色很是肃然地低声道:“小四,你怎么来了?父亲不是说,让你禁足在家吗?若是被父亲知道了,你肯定又免不了一顿罚。”

    兄妹几个,都怕父亲,唯独云鸾不怕,她屡屡惹父亲生气,父亲打罚云鸾最多,她却屡屡都不长记性。

    这让云慎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这个妹妹,都快被父亲罚皮凳了。

    她似乎一点也不怕,父亲的威严了。

    云鸾心底满是焦灼,她看了眼四周的人群,扯了扯云慎的袖子:“大哥,我从家里急匆匆的赶过来,是有事要告知你。”

    “这件事,不能让父亲知道,我们去那边说好吗?必须要避着父亲才行……”

    好在云傅清,现在是居于部队的最前面,离这里有很长一段距离,云鸾不担心,会被父亲发现。

    但是,她必须得提前知会大哥一声,否则容易坏事。

    云慎自知拗不过云鸾,他有些无奈地叹息一声,趁着旁人不注意,悄悄的带离云鸾,脱离了大部队。

    云鸾观察着萧玄睿那边的情况,见他并没有注意到她这里,她不免轻轻松口气。

    两个人寻了个枝繁叶茂的大树下面,云鸾面色凝重,一字一顿向云慎开始讲述,自己昨晚做的梦。

    “大哥,我昨晚做了个梦,我梦见睿王会联合父亲身边的几个副将,将九万云家军堵在黑风峡岭,意图坑杀你们。你千万要注意韩琦,刘帆,周成这三个人,他们可能会背叛父亲,投奔睿王。”

    云慎满脸惊诧地看着云鸾,他只觉得这个妹妹,似乎疯了。

    他不可思议地低声斥道:“小四,如果你真的做了这个梦,那也只是梦境而已。梦境如何与现实挂钩,你简直是胡闹至极。”

    “没什么事的话,你赶紧回去……你之前是不是把这个梦,说给父亲听了?所以父亲才打了你,将你禁足的?”

    云鸾的脸色,微微一白,抿着唇角没有说话。

    云慎无奈地叹息一声:“我就知道是这样,要不然父亲不会那么生气。你说说你,怎么总是做这些荒唐的事情,惹父亲生气呢?”

    “梦境而已,你也能当真?不是说,梦境都是相反的吗?”

    云鸾猛然抬起头来,目光沉静地看着云慎,她用一种极其悲伤极其绝望的目光看着云慎。

    “大哥,如果我说,这一切都不是梦呢?”

    她知道,如果再以梦境这个借口,提醒云慎让他提防那几个人,根本无法说服大哥。

    突然她灵光一闪,眼底满是懊恼。

    她真是太笨了,怎么能以梦境这样的借口,将事情告知父亲呢。梦境这样无稽之谈,平白说出去,又会有多少人信?

    父亲不会信,大哥自然也不会信,她若是还以梦境告知,得到的结果绝对是和之前一样。

    云鸾气的,恨不得给自己来个几巴掌。

    还真是当局者迷,一开始她是太着急了。

    她当即便改变了一个说辞。

    “大哥,如果我说,这件事是宴王告诉我的呢?”

    云慎不由得一怔,他眼底渐渐地翻起暗涌。

    “宴王?你什么时候和宴王有过接触?”

    “就在今天下午,我还让二哥,去给宴王送了一封信过去。大哥若是不信,你可以去问二哥。二哥从不会说谎,他断然不会配合我一起欺骗你。”云鸾抿着唇角,语气坚定地回道。

    云慎沉默,眼底闪过几分思索。

    他脸上带了几分郑重。

    云鸾再次,立即再次说道:“睿王会在暗下,解除韩琦他们,大哥你要派人,在暗中留意他们的情况。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立即让人将他们抓起来。还有,到时无论睿王说什么,你们都不能乘胜追击敌军,更不能踏入黑风峡谷。那峡谷三面环山,一旦进入峡谷,便彻底成为闭口,如果有人要偷袭你们,将出口封堵住,你们绝对无法逃脱出去……”

    云慎大惊,不可思议地看着云鸾:“你没去过边境,你如何知道黑风峡谷的情况?”

    云鸾勾唇,苦涩一笑。

    她如何知道黑风峡谷的地理情况那么详细?

    当然是在父兄被害后,她在暗中一点点地摸索侦查,耗费了很大的人力物力,更重要的是,她曾偷偷去过萧玄睿的书房。

    他书房里,曾经有一张边境那边的地形图。

    那地图形状,她到了此刻,还记得清清楚楚。

    云鸾伸手探入怀里,将地形图拿出来,塞到了云慎的怀里:“大哥,这是黑风峡谷,以及边境的地形图。你偷偷带着,必要的时候,你可以拿出来给父亲看。”

    “这个地图,有可能到时候,能救你们一命。大哥,你切记,不要听从睿王的命令行事。他只是一个副将,他没有统率云家军的权利。”

    云慎接过地形图,缓缓地展开。

    刚才他对云鸾说的话,是带有那种半信半疑的心态,如今当看见这个地形图,他不得不信了小四的话。

    这图纸,可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得到的。

    宴王虽然是先皇幼子,可他手握十万北地兵权,他手底下能人居多,他要是想得到这么一张地图,简直易如反掌。

    云慎抬头,看着云鸾脸上那红肿的巴掌印,还有那破了皮的伤痕。

    他抬起手来,轻轻地触摸了她脸颊一下。

    “疼不疼?”

    云鸾的鼻子,猛然一酸,她不由得红了眼眶,她冲着云慎一笑,缓缓摇头。

    “不疼,一点也不疼,只要你们和父亲能够安全归来,我这点疼,又算得了什么?大哥,答应我,一定要带着二哥和父亲,安全归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