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冯澍青垂下眼帘,掩盖住自己多余的情绪,恭恭敬敬地回道:“是,臣妾谨记于心……这次的事情,臣妾也有责任……还请陛下责罚。www.yanjige.com”

    梁羽皇慢慢地站起身来,他趋步走到冯澍青面前,将她搀扶起身:“你我成婚,才短短三日……朕明白你没时间肃清后宫,所以这次的事情,朕不怪你。”

    “但,若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朕绝不会姑息。”

    冯澍青轻声应了,“是,臣妾绝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

    梁羽皇没心情再留宿在永福宫,他头也不回地离开。

    听雨脸色难看地走过来,满眼都是心疼的看着冯澍青:“娘娘,你还好吗?”

    这件事最无辜的人,就是她家姑娘。

    前半夜为了照顾陛下,一直都没休息,好不容易喘口气,淑贵人那边又起了幺蛾子。结果淑贵人那边刚刚解决,谁知她们一回来,就碰上傅之玉爬龙床的事。

    傅之玉爬龙床,关她家姑娘什么事呢。结果陛下,还将这一切,怪在了姑娘的身上。

    听雨撇了撇嘴,忍不住地抹起眼泪。

    冯澍青竭力压制住鼻头的酸意,她抬起头来,冲着听雨勾了勾唇。

    “本宫没事,别担心。”

    “好了,现在不是委屈的时候。听雨,你立刻吩咐下去,让永福宫的宫人,在外面集合。本宫今日,要杀鸡儆猴,给陛下一个交代。”

    听雨有些迟疑地看向冯澍青:“娘娘,真的要将傅之玉杖毙?”

    冯澍青眼底闪过几分恍惚……她并非心善,不想杖毙傅之玉。而是这个时候,她突然想到了傅明昭。

    傅明昭为她而死……她终究是欠了傅家一条命。

    如今,傅之玉自己作死,即使她是皇后,即使她不想杀她,如今也不得不按照梁羽皇说的去办。

    冯澍青低声回道:“如今,不是本宫想杖毙傅之玉,而是陛下不允许她活着。听雨,从踏入宫门的那一刻,本宫就再也不是冯家的姑娘冯澍青。而是这梁国的皇后,梁羽皇的妻子。”

    半个时辰后,整个永福宫的人,都聚集到了院中。

    他们惶恐无比地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

    冯澍青站在台阶之上,目光清冷地一一扫过跪在地上的那一双双眼睛。

    傅之玉被压在木板上……她声音嘶哑,满脸恐惧地看着冯澍青:“表姐……别杀我,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再也不敢去冒犯陛下了。”

    冯澍青眼底满是酷寒,没有一丝温度。

    她极为怜悯地看向傅之玉:“不是本宫不给你机会,傅之玉,本宫之前给了你太多的机会。可惜你不珍惜……是你自己,要往死路上走,事到如今你怪得了谁?”

    “皇宫内院,可不是冯家傅家,是能任由你耍心机耍手段,为所欲为的地方。天子一怒,金口玉言,陛下不想让你活,谁也救不了你。”

    傅之玉眼底满是绝望,她嘶哑着嗓音怒吼:“是你……是你在陛,对不对?”

    听雨很是气恼,直接指着傅之玉的鼻子骂:“到了如今,你居然还在执迷不悟,还妄想污蔑我们娘娘,我看你真是没救了。”

    “来人,给我狠狠的打……直到打到断气为止。”

    傅之玉的身子,狠狠一颤。

    她满脸都是惶恐,“不,不要杀我。我还年轻,我不能就这样死了。”

    “陛下,陛下你不能这样无情啊。我对你是一片情意啊,你为何看不到我的存在?”

    听雨当即便吩咐人:“堵住她的嘴巴,不要让她再鬼哭狼嚎。”

    宫人听令,立即拿了布团,塞到了傅之玉的嘴巴里。

    她被人压在木板上,无法动弹,下一刻砰的一声,板子重重地砸在了她的后背。

    她呜呜地吼叫着。

    她祈求地看向冯澍青。

    冯澍青偏过头去,她面无表情地闭上眼睛。

    打板子的声音,响彻在四周。

    跪在地上的宫人们,人人惶恐,大气都不敢喘,皆都惊慌地看着傅之玉受刑。

    听雨很快就找到了,私放傅之玉入内殿的宫人。

    那宫人扑通跪地,她连忙冲着冯澍青磕头:“皇后娘娘饶命……奴婢一开始是严厉拒绝的。可她……要用奴婢的家人威胁……奴婢没法子,只得放她入内。”

    听雨抬起脚来,狠狠地踹向那个宫人的心窝。

    “放屁……她一个小小的官女子,如何能找到你的家人,用你家人威胁?还不是你被利益熏了心,听从她的诱惑,为她所用了?”

    “说到底……还是你自己没经受住诱惑,仅凭她几句话,威逼利诱的手段,你就轻易地背叛了皇后。我永福宫,是绝对容不下你这样的叛徒。”

    宫人歪倒在地,眼底满是后悔。

    “奴婢知错了,希望娘娘再给奴婢一个机会啊。”

    冯澍青轻声叹息一下,她目光沉沉地凝着那个宫人:“陛下要让本宫给他一个交代。本宫自然不能错放过,任何一个犯错之人。”

    “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在宫中亦是有宫规的。你忤逆本宫的命令,私放傅之玉入内,这实乃是死罪。傅之玉不能活,你也不能见到明日的太阳。”

    “听雨,让人拖下去,直接赐她一杯毒酒,算是本宫给她最后的体面了。”

    听雨还是第一次,这样直面地处理杀人的事情。

    她不禁有些慌神……但她竭力稳住自己的情绪,立即应声,挥了挥手让人拖下去,按照娘娘说的办。

    宫人被拖下去时,她那凄厉绝望的嘶吼声,惊得在场众人,无不是脸色煞白,满头满身的虚汗直冒。

    胆子小的,差不多都快呀吓昏了过去。

    冯澍青满身清冷,凝着跪在地上的宫人,她一字一顿扬声道:“今日,她们的下场,就是给你们的警钟。本宫不需要太聪明的人在永福宫任职……本宫想要的帮手,只要满足一个条件,那就是忠心……”

    “忠心于本宫,忠心陛下……服从本宫陛下的一切命令。但凡别有心思者,你们来日的下场,必定会比他们更惨。本宫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忠心的奴才,自然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背叛本宫,危害本宫利益,不遵从本宫者。”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