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枫没成婚前,是挺喜欢去那些风月场所玩的,虽然玩,他也挺洁身自好,就是瞎胡闹而已。

    之前云鸾求过几次,想要女扮男装,让云枫带她去长长见识,可惜云枫一直都没同意,他是觉得一个女孩家家,去那种地方到底不好。

    又加上他成了婚,不想去沾惹那些东西,惹自己的媳妇伤心,所以就没答应,如今想想,他倒是挺后悔的,小四想要去长长见识,又不干什么,他若不能满足她的愿望,还有什么资格当她哥哥?

    所以云枫决定,从边境回来,就带小四去玩玩,大不了到时候,跪搓衣板向媳妇请罪好了。

    云鸾吸着鼻子,眼眶的泪意忍不住一波波上涌。

    她没想到,这么久远的事情,二哥居然还记得。

    前世,他们出征时,她虽然来送行,注意力却全都在萧玄睿的身上,根本没有心思与大哥二哥说话。

    如今,她总算是明白,无论是大哥还是二哥,抑或是父亲,他们对她的爱,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

    他们疼爱她至极,无论什么事情,都尽心尽力地满足她。

    她以前,就是个被全家人宠坏的笨蛋。

    丝毫不珍惜,他们真挚的情感与爱,只一味地索取和任性——

    云鸾竭力压住那汹涌的泪意,勾唇笑着冲云枫点头:“好,我等二哥回来……二哥你一定要保重……”

    她趋步上前,主动抱住了云枫。

    云枫虽然害羞,心里却觉得很高兴,眼里闪烁着璀璨的光芒。他总觉得这两天,小四格外粘他,格外喜欢和他搂搂抱抱。

    他记得,他们关系最亲密的时候,还是小四六七岁的时候,那时候他经常抱着小四去爬墙头,偷溜出去玩。

    后来随着小四渐渐长大,男女有别,他渐渐地就不抱她了,小四也因为遇见了喜欢的睿王,不和他多么亲近了。

    如今,他们之间好像又回到了以前,云枫心里只觉得甜丝丝的,心花怒放。

    他耳尖泛红,腼腆笑了笑,捏了捏她的脸蛋,翻身上马走了。

    云鸾站在原地,痴痴地望着渐行渐远的身影,她的一颗心,好像就随着她的家人也一起走了。

    她双手合十,仰头望着天际暗暗祈祷。

    诸位神佛保佑,这一次,一定要让她的父兄能够逢凶化吉,逃过这场浩劫,只要他们能平安归来,就算让她现在死了,她也心甘情愿。

    岂知,她的祈祷刚刚结束,突然天空传来一声惊雷,咔嚓一声巨响,惊得云鸾心头,猛然一跳。

    北风肆意狂啸,吹得她身上裹着的披风,随着寒风飞舞,想起这是二哥给她的披风,她手掌紧紧地攥着衣角。

    不过刹那,豆大的雨点,哗啦啦砸落下来。

    大雨倾盆,很多人都始料未及,云鸾不敢站在大树下,连忙翻身上马,想要挥起缰绳回城内。

    谁知,就在这时,突然有个小兵,拿着斗笠与蓑衣,朝着她跑了过来。

    云鸾的眸光闪烁,连忙下马。

    “这位小哥,你这是……"

    那个小兵已经把蓑衣披在了身上,他憨笑着,有些害羞地将斗笠与蓑衣递给云鸾。

    “四……四小姐,这是多出来的雨具,听说近几日你感染了风寒,这么大的雨水,你决不能再淋雨,以免病上加病。你赶紧披上去,这雨水来势汹汹,一时半会肯定不会停歇的。”

    他嘴上说着,动作很是利落,不待云鸾反应过来,他早已经将斗笠戴在了云鸾的头上。

    而后,他抖开蓑衣,又披在了云鸾的身上。

    蓑衣阻挡住了冰凉的雨点,为她挡去了狂风暴雨。这一刻,万物静寂,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来自云家军的对她的关切。

    这些小兵,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小伙,他们也有着本属于他们的年少轻狂,但他们为了保家卫国,为了守护南储江山,不得不背井离乡,远赴千里,用生死守护他们至爱的亲人,为他所爱的人,巩固起一座无坚不摧的堡垒。

    云鸾的眼眶有些发热,她抿唇一笑,向他道谢:“小哥哥,你叫什么名字?谢谢你的蓑衣斗笠,我等你凯旋归来,到时我请你吃饭。”

    小兵皮肤黝黑,五官虽普通,却有一双大大的眼睛,他的眼睛流转着璀璨至极的光芒,他眉眼带笑,嘴角显露出两个酒窝。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又是憨笑一声。

    “我听说四小姐小名是叫小四,我的小名也是小四……能够得四小姐一句谢谢,我已经很满足了。四小姐,我赶着出发,就不陪你聊了,再见……”

    他黝黑的脸庞,似乎泛出几分红晕,最后又看了眼云鸾,便转身跑了。

    他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磅礴雨幕中。

    云鸾的心,一点点变得滚烫起来,她没有翻身上马,而是一手拉着缰绳,沿途与那些出征的步兵道别。

    她与他们的方向,虽然背道而驰,可她能够清清楚楚地看清楚那一张张充满希望斗志昂扬的笑脸。

    对于云鸾善意的示好,那些步兵都很高兴,他们一个个与云鸾擦肩而过,都很腼腆地与她招呼。

    “四小姐好……四小姐这么大的雨,你快点回去吧,别感染了风寒。”

    “是啊四小姐,你若是病了,将军会担心的。”

    “将军最是疼爱四小姐,我们都知道的。”

    “不止是将军,大公子和二公子也很宠爱四小姐的……”

    “对,四小姐简直是将军府的团宠。”

    “嘻嘻,其实四小姐也是我们云家军的军宠呢,以前四小姐去军营的时候,很多将士都喜欢去看四小姐。”

    “四小姐长得那么好看,性格又那么直率,当然是讨人喜欢的。”

    “我要是能有福气,能娶个四小姐这种类型的姑娘,我现在死了,也心甘情愿了。”

    “我也是,四小姐也是我心里的梦中情人。”

    “还有我,我也是……”

    云鸾一路走过,听到的很多声音,都是对她的喜爱与仰慕,她从不知道,自己的人气在军营中,居然会这么高。

    她心头在发烫,一股别样的情绪,在暗暗翻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