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女帝陛下看着自己手中装肥皂的木盒子。

    是赵康让衙役从库房里挑了送她的。

    不过这不是重点,萧玲珑眼神有些迷茫,怎么一顿饭吃着吃着,自己就真成茶叶贩子了?

    更气人的是,还稀里糊涂就没了十万两银子!

    十万两啊!

    “那个小姐。”

    绿鸳也意识到情况不太对,劲怯生生的呼唤一声。

    萧玲珑皱着眉:“先回客栈。”

    真是奇了怪了,不应该啊,自己之前很生气来着的。

    一路上三人都沉默不语。

    一直到了客栈,萧玲珑这才反应过来,语气中满是气愤和无奈。

    “被坑了!”

    林老抚额:“您终于反应过来了。”

    就你刚刚和赵康讨论怎么卖茶叶的那股热乎劲,我都以为您真要改行经商了!

    “被那个混账玩意儿带偏了……”

    萧玲珑俏脸一红,又看着林老语气责备:“林老也是,既然都回过神了,怎么也不提醒朕?”

    车夫林老眼神古怪,好家伙这就开始甩锅啦?

    是说的这么优质的商品还想什么?

    也真亏是当了皇帝,要是真运气不好去经商,还不得让赵康给卖了?

    终归是

    臣子,林老也没把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说出来,“陛下,这个元江县令,行事古怪作风邪气,从他今日的所作所为来看,这种事情分明不是第一次了。”

    “林老有何见地,但说无妨。”把玩着手中的肥皂盒子,萧玲珑开始回忆今天和赵康相处的过程。

    林老终究是年纪大些,经历的多,轻声道:“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寒暄到问清楚小姐有做茶生意之后,立刻就让酒楼小二换了茶水,而且明显是一早就刻意准备好的。”

    “之前说这茶仙的培元茶产量低,结果转眼就说五天后能准备好五百斤茶叶,可见从一开始他就准备好等咱们入瓮了。”

    萧玲珑轻轻点着头,绿鸳讶异:“这么说他是在坑咱们的钱?”

    “坑不坑的不好说,但当了一次肥羊是肯定的了。”

    萧玲珑咬牙切齿,现在合约都签了想赖账都不好赖。

    又看了眼手上的肥皂盒子,萧玲珑更是心知肚明。

    看朕是女人所以想用这散着异香之物诱惑朕?

    以为朕会用?

    真是痴心妄想!

    林老感叹:“陛下说的没错,老夫现在明白了。为何这元江县生活如此富足了。”

    “为什么?”绿

    鸳傻傻道。

    萧玲珑哭笑不得,放下肥皂盒子:“傻丫头,你没听昨天那个店小二说的,只要是外地来的商客,赵康都会接待。咱们这一次就让他宰了十万,那其他的呢?”

    绿鸳这才明白过来,林老点头道:“而且这个家伙从商客手中得了钱之后,似乎并不是自己独占了。反而是用来发展民生。”

    “这还真是挺奇怪的。”

    绿鸳点点头:“陛下,要不直接把赵康叫过来问话吧。”

    “不急,朕现在很奇怪一件事。”

    萧玲珑嘴角勾起一抹玩味弧度:“江陵府距离元江县也不算远,每年的政绩考核朕却从未听到过关于元江县的汇报。”

    “这说明他赵康的顶头上司有欺上瞒下之嫌。如果不然那就是他赵康故意要瞒着上面的人。”

    萧玲珑冷哼一声:“前些年因为战事,朕分不出心思处理其他事,如今战火已平,朕倒要好好看看这个赵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林老道:“陛下这个赵康虽然有些邪气,倒也不失为一个人才,若是少些市侩气能为国效力也说不定。”

    萧玲珑有些困倦:“朕当然明白,不然就他今天所作所为,杀他的头都不为过,

    究竟能不能为朕办事,先看看再说吧,林老。”

    “老奴在。”

    萧玲珑:“你快速回京一趟带些银子来。”

    “老奴遵命,陛下这钱是从户部出还是?”

    林老接过萧玲珑的令牌询问道。

    萧玲珑翻了个白眼:“当然是从朕的私人库房!”

    从户部出岂不是告诉所有人,朕当了冤大头,花了十万两买了五百斤茶叶?

    再说了,就朝堂上那群老家伙,想着的估计还是让自己赶紧回京,一涉及到钱就四字。

    国库空虚!

    没办法,打了四五年仗,她为了体恤百姓还免了两年的农税。

    国库能有个毛的钱?

    林老:“老奴明白了,这就去办。绿鸳丫头你可得保护好陛下。”

    “绿鸳明白。”侍女点头,能跟着一国之君微服私访几个月,以为她只是个傻丫头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萧玲珑想了想叫住林老:“另外回去之后,看看留在京城的那两个家伙在干什么。”

    林老一愣,讪讪点头。

    乾国皇帝之所以是个女子,除了一些特殊的原因之外,还有着一些让人难以启齿的缘故。

    林老走后萧玲珑也有些累了,绿鸳伺候着。

    热气升腾如烟

    如丝氤氲弥漫,木桶之中可见一抹动人心魄的玉白引人遐想。

    绿鸳心中满是艳羡,惊叹:“陛下凤体真是完美无瑕,就连女子看了也要心动嘞。”

    “又贫嘴,那个绿鸳……”

    原本闭目养神萧玲珑叫道。

    绿鸳:“陛下吩咐。”

    “把桌上那块肥皂拿来试一下。”萧玲珑心中一哼。

    十万两都给了,不用白不用,先试试再说。

    另一边。

    赵康哈欠连天的回到了府衙住所,靠在藤椅上,一闭眼就是那张完美的脸。

    真是个漂亮美人,要是我老婆就好了。

    旁边那个丫头也不错,听说有通房丫头,这要是能拿下多是一件美事啊!

    “老爷……”

    张龙敲了敲门走进来,赵康睁开眼睛:“来的好,有事正找你呢。带人从库房里点出五百斤凉茶码好。”

    “这么多呢!”张龙咧嘴一笑,看来这个月又能过好日子了。

    赵康呵呵一笑:“这算什么,跟着老爷我以后有的是好日子让你过。另外茶房那边注意点,嘴都给我把严实了!”

    “记住了咱们这是茶仙陆羽的茶,不是什么隔壁县十文钱一两的垃圾!”

    张龙表情严肃立正道:“明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