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估值的五十万两。

    等结果出来之后不光是绿鸳,就连萧玲珑都有些震惊:“这才卖了十天就三十万两了!”

    “是啊陛下,现在整个帝都的人都在抢那茶叶,林老来的时候说还有外地的商客闻讯而来想要大批进货。”

    绿鸳咋舌,要知道整个大乾一年的税收总共就是五百万两这还是往好了说,实际数目还不足。

    如今十天居然就挣了三十万两!不光回本还挣了三十万两!这要是以后卖下去岂不是!

    “库房还有多少茶叶!”萧玲珑赶忙问道。

    绿鸳心中早就有数:“陛下,林老没有多卖,每天就限量两斤至多两斤半,就这样还是供不应求。”

    割韭菜比赵康还过分的女帝陛下立刻就来了精神兴冲冲道:“绿鸳你赶忙出宫一趟通知林老,从明天开始茶叶停售。”

    “啊?”

    绿鸳一愣:“陛下,为何啊?”

    现在不是挣钱的大好时机吗!

    萧玲珑目光灼灼:“那赵康说过,用钱都买不到的才是好东西,越买不到就越好。现在本钱已经回来了,剩下的几百斤茶叶,每半个月出售十斤,不能让他们天天喝但也不能让他们喝不到。”

    绿鸳这才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陛下真是厉害。

    哪曾想萧玲珑又再度开口道:“告

    诉林老,以后每半个月出售的十斤茶叶,分成一百份,一份一两以拍卖形式出售。”

    这下就算是贴身心腹,绿鸳看女帝陛下的眼神也不对劲了。

    这才叫吃人不吐骨头啊!

    拍卖茶叶?

    就按照现在这势头,培元茶真上了拍卖行那还不炒出个天价来!

    绿鸳走后萧玲珑也离开了御书房来到了御花园中。

    老远的,大殿下和二殿下就看见了自己大姐身影,立刻坐镇了身子口诵四书五经,讨教学问。

    那真叫一个兄友弟恭勤奋好学。

    萧玲珑走近,看了自己两个装模作样的皇弟秀眉一皱鼻腔一哼:“装给谁看呢!”

    大殿下嘟囔:“怎么就装了,臣弟可是背了一上午的书。”

    “是啊陛下,皇兄可一点没马虎,有臣弟监督着呢,陛下放心。”二殿下玄宇忙讨好。

    萧玲珑真想一脚将这两货踹出去,恨铁不成钢道:“你们两个猪头书都拿倒了!”

    尴尬!真是尴尬啊!

    两殿下讪讪一笑,忙让开座位:“大姐坐!大姐坐!姐累不累?我给您捶捶腿?揉揉肩?”

    萧玄策更是抱着茶壶:“姐,我跟你说这可是好东西,是臣弟我花了大价钱从茶仙手里买来的,喝了能美容养颜的!你看看比起前几天臣弟是不是壮实了许

    多,都是喝这茶的原因,大姐也来一杯?”

    “咳咳咳……”

    被呛到的女帝陛下也有些尴尬,总不好意思说,你这好东西我有几百斤吧?

    没有外人在,两个皇子还是喜欢称呼萧玲珑为大姐,显得更为亲近。

    当然主要目的还是怕这家伙看自己不顺眼,万一动起手来!

    老三玄宇身子骨弱不禁风自然不成,我萧玄策虽然勇猛无敌,但又怎么会对自己的亲姐姐下狠手?

    说到底都是一家人啊!

    看着两个孽障,女帝陛下有些无奈,不过好在两个混账玩意儿虽然不干人事,但对自己一向是支持与尊敬的。

    萧玲珑刚想要说什么,一名太监总管匆匆赶来恭敬道:“陛下,江陵知府周百川到了。”

    女帝陛下眼神顿时变了:“宣!”

    终于是等到你了!

    片刻之后周百川到了,先给陛下行礼又见过了两位殿下,得到恩准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起身,这会儿脑子里还是一通浆糊。

    根本就不晓得为什么远在帝都的陛下居然会传召自己。

    “江陵知府周百川。”萧玲珑淡淡道。

    周百川连忙躬身道:“下官在。”

    萧玲珑:“周大人可知道元江县。”

    脑中瞬间轰鸣一声,周百川下意识的抬起头,正对上了女帝陛下那双

    审视的目光,周大人心慌了!

    陛下怎么会知道元江县?

    难不成她去过了!不可能啊,自己没收到消息啊!

    那狗日的赵康也没给自己带话啊!

    难不成陛下已经知道了元江县的情况!

    好半天,心里挣扎半天的周百川才硬着头皮道:“回陛下,元江县隶属微臣辖境,微臣知道。”

    两位皇子殿下有些好奇,元江县?那是个什么地方?

    望着周百川的反应,萧玲珑眼神渐冷:“那就请周大人说说吧。”

    周百川颤抖着回应了一声才道:“回陛下,元江县地处白云山、青苍山、紫香山三山之间,所在地偏僻难行,前些年因为战事和病疫,人口不足两千之数,百姓生活困苦,微臣多次走访只求能力所能及为民所需。”

    萧玲珑冷笑一声:“是吗,人口不足两千?百姓生活困苦?怎么朕见到的元江县物产丰富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富足,光是那元江县的城墙都快比得上朕的皇城了,怎么,难不成朕到的元江县和周大人去的不是同一个!”

    完了!

    完了完了完了!

    周百川脑海一阵轰鸣,愣愣的看着女帝陛下,萧玲珑怒喝道:“周百川你还要欺瞒朕到什么时候!”

    这些年来,元江县居然一次税都没交过!萧玲珑心里那

    个气啊!那得是多少钱啊!

    扑通一声周百川直接就跪了:“陛下,臣有罪!”

    两殿下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萧玲珑冷声道:“把元江县这些年的事情都给朕一五一十的说清楚!朕稍后再治你欺君之罪!”

    听到这话周百川跪在地上,委屈的泪水绷不住了唰唰往外流。

    “陛下!臣心里苦啊!都是那天杀的元江县县令他胁迫微臣的啊!”

    二殿下忍不住插话:“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一个知府还会被一个县令胁迫?”

    当本殿下没出过宫,不知道官大官小是吧?

    周百川泣不成声一边抹眼泪一边跟个娘们一样哭哭啼啼道:“陛下,两位殿下微臣说的句句属实啊!两年前臣就到过元江县了!”

    “当时所见惊为天人,只想着赶快上报朝廷,哪曾想哪曾想……”

    周大人哭的委屈话都说不出来。

    萧玄策来了兴趣皱眉道:“男子汉哭什么哭,赶紧说哪曾想什么!”

    周百川:“哪曾想到那天杀的元江县了赵康,借口请臣吃酒,用药将臣麻翻了,臣醒来之后就被押到了元江县府衙!”

    “那挨千刀的赵康,居然伙同县里三个八十岁的老太,污告臣酒后乱性,说臣……说臣玷污了她们!”

    萧玲珑眼前一黑,差点又晕过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