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车行驶在大道上,车轮在泥地里留下两条深深的车辙,车厢中。

    离开元江县已经五天了,萧玲珑玉手托腮,脑海中尽是那晚上赵康说的农商皆本,要让百姓有自己的田地。

    绿鸳在一旁看着女帝陛下的绝美姿容,不禁吐舌。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从陛下离开元江县之后就跟丢了魂一样,几天下来都是这样魂不守舍的。

    “小姐。”

    车厢外传来林老的声音,打断了萧玲珑的思绪。

    “怎么了林老?”

    “已经到帝都了。”林老出声道。

    萧玲珑这才反应过来,整理了一番衣襟后,开口道:“知道了,绿鸳去驾车。林老你带着两车茶叶先在外城落脚,切记不可走漏了风声,一切等朕指示。”

    “老奴明白。”

    林老嘿笑一声,他倒真想看看陛下能不能将这五百多斤茶叶卖出去。

    一共三辆马车,林老半道上找了几个工人帮忙驾车,这会儿得到萧玲珑的指示,带着车马入城寻找客栈落脚去了。

    帝都外城大部分都是黄泥地,并且因为帝都人口众多车马往来繁复的关系,因此这地面是一处高一处低的很是颠簸,这都不是绿鸳驾车技术好不好的问题了。

    感受着车厢的摇晃,萧玲珑不禁掀开车窗帘子看向外面,正好就瞅见

    一个妇人提着恭桶四下看了看,见无人注意到自己之后,就往没人的角落一波。

    登时臭气熏天,妇人则像没事人一样小跑回家。

    看到这一幕萧玲珑真是头疼,再一想到元江县那时时刻刻提着扫帚打扫卫生的清洁大队,那心里的落差就更大了。

    “想不到自己做了五年的皇帝,平定外患自以为不逊先帝,却没想到这帝都皇城天子脚下,居然还比不上一个芝麻大小的九品县官治理的元江县!”

    这么一想,萧玲珑心中就开始烦躁起来,马车一路来到内城穿过几条大街直达皇宫,绿鸳令牌一出自然是没人敢拦纷纷跪下行礼。

    上书房。

    一个太监急冲冲的跑到门口,嘴里还叫着。

    “杨太师!杨太师!”

    “何事喧哗!”

    位列三公之一的太师杨千云雪白眉头一皱,他是太子太师,位列从一品,大乾臣子中地位最尊贵的三人之一,平日里的教书的时候就算是皇亲贵胄也不敢大声喧哗,此刻被一个太监打扰,脸当即就黑了下来。

    毫不客气的怒骂道:“你个阉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安敢大声喧哗!给我掌嘴!”

    太监一愣,随后见书房内那些王子公主齐刷刷的看过来,也知道自己失礼了,却还是赶忙道:“惊扰了太师是奴才

    的不是,只是大人陛下回宫了,眼下就在御书房中。”

    “陛下回宫了!”

    杨太师一听险些没一蹦三尺高,那叫一个老泪纵横:“陛下啊,您可算回宫了!”

    “杨大人您慢点您慢点!”

    老学究朝着御书房就狂奔而去,看着根本不像是六七十岁的花甲老人。

    御书房中。

    奏折堆积成山,看的萧玲珑直皱眉头。

    她一离开就是四个多月,许多大事小事都等着她这个最高领导人决断。

    六部重臣、在朝内阁大学士也都到齐。

    心中一叹,萧玲珑打起精神来开口道:“朕不在的这段时间可有要事发生?”

    众人目光飘来飘去,这会儿可不是以前了,陛下出了一趟宫指不定去了什么地方,再说什么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的狗屁话,恐怕会吃庭杖的啊!

    见状,萧玲珑嘴唇一翘,就知道会是这么个光景。

    绝美的容颜骤然冷凝,从桌下甩出了厚厚的一叠纸张,萧玲珑冷声道:“来,诸位大臣都好好看看吧,这是朕四个月来走遍我大乾五州六府上百个郡县的记录,不出去一趟还真不知道我大乾国内居然是这么个海晏河清朗朗乾坤!”

    “臣有罪!”

    众大臣齐刷刷的跪了一地,一看平日里就没少练习,萧玲珑还要说什么屋外

    就传来杨老太师的声音。

    “陛下!陛下!”

    老太师跨进门槛,一进门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哭的那叫一个声泪俱下梨花带雨。

    地上跪着的诸多大臣都投去怜悯的目光。

    “陛下~您可算是回来了!”

    杨千云是三公之一的太子少师,曾经还教过萧玲珑读书,也是她的老师地位尊崇,便是她也不敢怠慢。

    连忙起身起搀扶:“杨大人怎么了快快请起,绿鸳赐座。”

    “陛下!老臣无能愧对陛下……”

    看见老人这幅模样,萧玲珑心中已经有数,眼神中闪过一抹怒色:“杨大人莫急,说说那两个孽障又做什么妖了!”

    地上跪着的大臣们,此刻头低的跟鹌鹑一般大气也不敢喘,他们心里都清楚女帝口中的两个孽障是谁。

    当初先皇殡天立下的遗诏中,当今女帝其实是代帝,其中缘由除了有还是长公主的萧玲珑太过出色以及先帝两位遗子年纪尚小之外。

    就在于两位皇子真是一个比一个不成器。

    这才有了大乾女子为帝的先河。

    杨千云老泪纵横显然是积攒了一肚子的委屈摸着眼泪就跟被人丢弃的小媳妇一样,“陛下您是不知道啊,您走之后整个东宫就翻了天了。”

    老太师哭的伤心说不出话来,萧玲珑转头看向一名内

    阁大学士:“你说,朕不在的这段时间,大殿下和二殿下都干了什么!”

    被指中的大学士头一缩支支吾吾道:“大殿下萧玄策说要去行伍统兵,老太师不许。大殿下就在后宫之中让宫女太监扮做两军将士日夜演练,前两天大殿下玩的一时兴起,效仿……”

    “效仿什么!”萧玲珑一喝。

    大学士连忙道:“效仿陛下您夜袭大周敌营火烧粮仓,结果把宗祠给烧了,历历代先帝的牌位没能抢救出来……陛下~陛下您怎么了!太医快宣太医!”

    “还有呢!”

    眼前一黑的萧玲珑紧紧拉着绿鸳的手臂不让自己跌倒,杨老太师慌了:“陛下!陛下您可得保重龙体啊!”

    连龙体都说出来了,可见这个一开始对女子代帝颇有微词的老太师,如今有多认可萧玲珑!

    “朕……无碍!继续说!”萧玲珑咬着牙。

    大学士小声道:“二殿下萧玄宇清出了几个宫殿,说是要体验民间疾苦,让宫女太监假装市井百姓,两天前殿下不知道从哪听说了民间奸夫淫妇浸猪笼之事,非要亲身扮演奸夫差点、差点溺死在御花园中,并且并且在后宫之中开了几处青楼场所,让诸位大臣都去充当客人,他自己做老鸨!陛下!陛下!快来人啊!太医快宣太医!陛下晕过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