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陛下醒了!”

    萧玲珑睁开眼睛,眼前是跪了一地的文武大臣,见她醒来一个个兴高采烈比过年还高兴。

    “陛下,您要保重龙体啊,大乾亿万百姓不能没有陛下啊!”老太师言辞中满是心疼,他刚才真怕萧玲珑抽过去了。

    那乐子可就大了,让那两个望之不是人君的家伙当皇帝?

    那杨太师觉得自己有生之年亡国奴是当定了。

    五年前老太师还对遗诏很是不满,觉得怎么能由女子即为虽然是代帝,但是那也不符合祖宗礼制啊!

    这会儿也别跟我什么代帝不代帝的了,女帝陛下就是我大乾真龙在世,万古无一的圣主!

    谁反驳我跟谁玩命!

    萧玲珑只觉得肝疼,看着跪了一地的大臣,本想说些什么安慰众人的话,但是一想到那两个孽障弟弟干的事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诸位都是我大乾肱骨,两位殿下如此胡作非为你们就不管管吗!”

    一听这话,六部中礼部尚书就开始叫屈,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陛下啊,我等如何不管?实在是管不了不敢管啊!”

    萧玲珑冷声道:“朕离开之际不是告诫过诸君,若是他们二人胡来,诸君可随意管治!”

    杨老太师叹气:

    “陛下啊,这事儿确实怪不得众位大臣,实在是两位殿下根本就不听,我等只要稍加干涉,大殿下就寻死觅活的。”

    “二殿下更好,动不动就以出宫威胁。张大人实在是看不下去那些青楼勾栏,就说了两句,都不是说教就是劝诫,他当晚就派人把张大人的女儿骗进宫里,演了一出恶霸逼良为娼的戏码,这谁敢管啊!”

    萧玲珑差点吐血,礼部尚书张明阳抹着眼泪:“可怜我那女儿才十二岁什么也不懂,还以为是唱戏曲,就这么被卖进了青楼里成了京城笑谈,陛下老臣心里苦啊!”

    “朕!”

    嘣一声众人吓了一跳,就见那实木床闱竟直接被萧玲珑一拳打成了碎渣,能亲自带兵打退外敌。

    萧玲珑岂是花瓶那么简单?

    “诸君先回去,这件事朕会给你们一个交代,本以为适当放权给他们行监国之责这两个混账能稍稍改变一些,看来是朕错了!”

    萧玲珑起身:“既然你们管不了,那朕来管!绿鸳,取朕天子剑来!”

    “陛……陛下不不不用这么……”

    绿鸳吓得说话都结巴了,萧玲珑恶狠狠道:“不让他们长长记性,大乾迟早完在他们二人手里!”

    后宫之中。

    颇为奇异的

    一幕,宫女太监们都没有穿宫服反而都做寻常人打扮,卖花的唱戏的要饭的小偷流氓算命先生烟花女应有尽有,活脱脱一个热闹市集街头,真叫人称奇。

    而另外一边,瘦小的太监穿着纸浆铠甲挥舞着木刀木剑对阵厮杀,最离谱的是连女兵都有!

    两位身穿明黄华服的少年懒洋洋的靠在藤椅上,身边太监扇风宫女倒酒,好不自在。

    二者面容八分相似,年纪都在十六七岁上下,不同的是一人长得孔武有力身材高大,一人则体型纤细如文人。

    旁边的太监一脸愁眉,自己身为两位殿下的贴身太监,要是陛下回宫见到这一副光景还不扒了自己的皮?

    摊上这两个主子,自己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

    藤椅上的二位,自然便是女帝萧玲珑的两个弟弟,大孽障萧玄策和小孽障萧玄宇了。

    要说这二人也真是奇,原本板上钉钉的皇位继承人一号位和二号位。

    结果两人都是妖孽,大孽障萧玄宇从小就对治理国家毫无兴趣,整天只想着舞枪弄棒驰骋沙场。

    嘴边常挂一句。

    “天不予大乾兴盛,若孤早生三十年,天下还有周齐景小国耶?”

    能说出此豪言壮志想必萧玄策当是一个天生

    将种,若是如此也就好了,偏偏这位属于人菜瘾还大的主儿。

    白长了一身横肉,练武根骨不行,读书那就更别提了。

    偏偏萧玄策心里就是那么认定的,自己就该是个纵横沙场无敌手的世之名将!

    只是可恨萧玲珑那厮,不带本殿下出征打仗,想必也是怕本殿下太过出彩,盖过她女帝的名头,罢了罢了都是一家人,就让给她吧。

    至于二殿下萧玄宇那更是一个天纵奇才,如果说大殿下是不喜欢朝政只想行军打仗,那么这位爷就是不喜欢自己皇子的身份,他认为自己应该是个剧作家!能写出最曲折离奇剧本的那种。

    所以二殿下成天只想着往宫外跑,有着一颗向往自由的心!

    十二岁那年趁着萧玲珑忙于抵于外敌,偷偷溜出宫,把皇宫上下太监宫女文武大臣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足足两个月才在外城找到他。

    两个月的时间这位爷的经历那叫一个丰富,先是因为长得俊秀被人贩子哄骗卖进青楼当了娈童,差点菊花不保!

    好容易跑出来之后又被戏法班子拐到了江陵府,当时正值战事乾国动荡不小,他混进难民当中逃离了戏班子,最后一路要饭回的京城。

    回来之后那叫一个兴

    高采烈,问他怎么不暴露自己身份,他来句:“要是早早暴露,我岂能体会众生百态?如何写出传世佳作!”

    直接给众多大臣干懵逼了。

    之后杨太师心想着,大殿下这辈子是废了,二殿下虽然离谱但好歹体验了一番黎民百姓的困苦,说不定还有救,万一能从这次经历中学会什么呢?

    这种事谁说得准!浪子回头金不换懂不懂啊!于是杨老太师也想越激动!

    然而经过老太师的仔细观察深入了解,这二殿下出去颠沛流离了两个月啥也没学到。

    就学会了要饭!

    老太师绝望了!

    你瞧瞧这不,前面那乞丐不就演的不像,二殿下生气了!

    “跟你说几次了,要饭不是这么要的!”

    萧玄宇气呼呼道:“那个小明子,给我抓把泥来,你看要这样衣服抱住腿,你现在是个双腿残废的乞丐,走的时候像这样用身体腰部的力量带动自己向前移动,要饭也是有学问的!”

    “来跟着我喊,瞧一瞧看一看这里有个穷要饭,大娘好大娘善、可怜可怜我这个穷光蛋。给个馍给口汤祝你长命又健康……对咯言辞诚恳一点!眼神真诚一点,有饿的感觉!”

    “什么你刚吃饱?来人给我把他拉下去饿三天!”

章节目录